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区 > 今日推荐 > 2019

“外星”系邪说研究(一)

发布日期:2019年05月16日   文章来源:凯风网   作者:陈星桥
[打印本页]【字体大小:

  编者按:今年元月,刘博洋博士在网上发表文章《实名举报“外星”邪教组织》,列举了昴宿星人、雷尔教、天堂之门、银河联邦等中外打着UFO、外星人旗号的邪教,认为近年来通过网络开设系列讲座《我遇到了外星人》的马晓晓,与上述邪教一脉相?#23567;?#26412;网发表《马晓晓拜?#35828;摹?#22806;星人?#26412;?#28982;?#21069;?#35199;大淫棍人口贩?#21360;罰?#25581;露马晓晓讲座的内容荒诞可笑。上述文章被人民日报、中国网、中国经济网、?#26143;?#22312;线、中国台湾网、环球?#21271;ā?#35266;察者等网站转载或跟进报道。“外星人”邪说也引起了国内科技界、宗教界?#22836;?#37034;教界的关注。

  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、中国反邪教协会常务理?#40065;?#26143;桥先生从宗教学者角度,全面深入分析了马晓晓关于“外星人”的言论,认为马晓晓打着科学、宗教旗号,自我神化,蛊惑人心,“一旦影响成势,发展成邪教是迟早的事”。他以马晓晓邪说为切入点,分析了“外星”系催眠、疗愈、灵修产业,并与当年的“法轮功”相比较,指出当前网络?#31995;?#19968;些有害的“外星”系(觉醒系)思潮泛滥,危害民众身心健康和社会稳定。《“外星”系邪说研究——以马晓晓“外星”“宗教”言论为样本》对揭露“外星”系(觉醒系)邪说有较大价值,现予以连载。

 

  “外星”系邪说研究——以马晓晓“外星”“宗教”言论为样本

  目录

  一、UFO、外星人话题与 “当代玄学”

  二、略析马晓晓的“外星”“宗教”言论

  (一)马晓晓其人其事

  (二)试析马晓晓的“奇遇”与其畸形心理的形成

  (三)略析马晓晓的“外星”言论

  (四)略析马晓晓的“宗教”言论

  三、应如何看待UFO、外星人报道及外星系邪教

  四、马晓晓现象的根源与危害

引子

  2019年1月15日,《中国科普博览》刊发了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在澳大利亚留学的刘博洋博?#24247;?#19968;篇文章《“政府向你隐瞒了宇宙的真相……”实名举报“外星”邪教组织》,揭开了各种打着科学研究UFO、外星人旗号,宣扬?#36164;酢?#28789;修、新兴宗教、准邪教、邪教的个人、自媒体和团体的冰山一角,首当其冲的是旅?#24433;?#22823;利亚的华人马晓晓。她在“星空学院直播间?#20445;?#20063;称“星空学院千聊直播间?#20445;?#20316;过11集《我遇到了外星人》,号称自己能与外星人、?#28286;?#29279;尼佛、大日如来、弥勒佛、观音菩萨、地藏菩萨、普?#25512;?#33832;、耶稣、造物主经常见面沟通,被佛菩萨、诸神和外星人赋予了特殊的使命,要让整个地球人“扬升”“觉醒?#20445;?#24341;领各大宗教?#24052;?#25945;归一?#20445;?#21016;博洋博士在文中指认马晓晓女士是“觉醒”系邪教/伪科学部分自媒体共?#31995;摹?#25945;主?#20445;?#32780;马晓晓女士写了《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——?#31908;?#21338;洋文章的回复》一文予以否认,还向刘博洋博士及《中国科普博览》发了律师函,威胁要将他们告上法庭;“星空电台”发表了《?#31908;?#21338;洋谴责的声明及?#25945;ㄗ月?#20513;议》;“觉醒字幕组”主持人阿良?#20174;小度?#20309;科学精神看待和研究UFO和地外文明——和刘博洋同学商榷》;美国哈佛大学天体物理学荣誉教授鲁道夫(Rudolph E. Schild)则给刘博洋博士写了封公开信。他们都以“科学”的名义谴责刘博洋,要求他向马晓晓女士赔礼道?#31119;?#20196;人侧目。

 

  中国科普博览文?#38470;?#22270;

  与此同时,更多媒体和网友声援刘博洋博士。《环球网》:《涉?#21360;?#22806;星邪教组织”是咋回事?中国天体物理学博士实名举报!》;“白衣子的博客?#20445;骸?#21496;马南:打着“外星人”旗号的邪教又来了》;?#23478;?#21338;士:《我给马晓晓和刘博洋拜个年》;《科学无神论》网站:《涂建华?#20309;?#21578;滥诉是邪教的惯用伎俩》《王文忠:说说“外星人”邪主马晓晓?#20999;┦露貳?#28034;建华:外星人邪教圈子的鲁道夫是个伪科学家》;中国反邪教网:《马晓晓律师拜?#35828;摹?#22806;星人?#26412;?#28982;?#21069;?#35199;大淫棍人口贩?#21360;罰?#19978;述文章为众多媒体转发,对马晓晓耸人听闻的“经历”?#25512;?#35848;怪论进?#36763;宋?#24773;的揭露和揶揄,传播?#33487;?#33021;量。因有众多网民举报,《我遇到了外星人》及微信公众号“星空电台”等自媒体?#25945;?#22240;此被国家网信办封闭,马晓晓气势汹汹的法律诉讼偃旗息鼓。

 

  微信文?#38470;?#22270;(已封)

  我对UFO、外星人资?#19979;?#26377;涉猎,因其扑?#35775;?#31163;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,因而兴趣不大。因刘博洋博?#24247;?#23454;名举报和马晓晓女?#24247;摹?#36935;到了外星人系列主题分享”涉及到邪教和宗教,倒引起?#23435;?#30340;极大兴趣,于是查阅了不少相关的资料,这才发现这里面的水很深很浑,各种以UFO、外星人为噱头宣扬灵修、扬升、?#36164;酢?#26032;兴宗教乃?#21015;?#25945;的自媒体和社团还真是不少,其中外粉丝数以百万计,马晓晓的“经历”和言论其来有自,其中的确有许多值得我们予以关注和深思的问题。为此笔者拟借刘博洋举报“外星”系邪教组织之契机,主要从宗教、心理学和社会安全的角度,就上述相关问题略?#20351;?#35265;,抛砖引玉,以就教于方家,兼以纪念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邪教二十周年。

 

一、UFO、外星人话题与“当代玄学” 

  人类关于不明飞?#24418;錚║FO)的记录不仅很早,而且也很多,但真正进行科学研究UFO的历史不足百年。UFO中最为世人津津乐道?#26408;?#26159;“飞碟?#20445;?#23427;们多数?#22763;?#36895;旋转的?#25165;?#29366;,或隐或现,变幻莫测,古人自然会联想到妖?#28982;蛟忠歟?#20170;人则会联想到高科技、外星?#35828;?#31561;。

  浩渺星空总是给人以无尽的遐想。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,人们对地外文明的好奇心更是日益强烈。二十世纪以来,关于UFO的报道和研究?#23548;?#25253;端,到五十年代达到高峰,各种UFO研究社团纷纷成立,其中就包括关联飞碟的宗教性社团。经历了两?#38382;?#30028;大战的人类,对飞碟和外星人是?#32676;?#22855;又恐惧,各种猜测、奇?#27982;?#24819;层出不穷,不少飞碟爱好者认为撒哈拉沙漠壁画上?#23435;?#30340;圆形面具、复活节岛和南美?#26408;?#30707;建筑以及金字塔等种种无法解释的史前奇迹都与外星人有关,还有的学者提出人类是外星?#35828;?#21518;裔,或人类中一些民族(如玛雅人)是外星人与地球人交配的后裔等种种观点。在美苏两大阵营开展军备竞赛的形势下,围绕UFO、外星?#35828;?#38452;谋论、绑架说也是甚嚣尘上,认为西方政府和军方不仅隐瞒了其真相,还与外星人达成?#25345;中?#35758;、参与了其秘密?#21335;?#30446;。

  尽管当今科技手段日益先进,哈勃太空望远镜发现了可能是宇宙中测量距离上最遥远的星系,距离地球达130亿光年,但在过去50年的搜寻中,科学家与地外文明的联系一直没有进展,对于众多目击UFO乃至“外星人”的事件,由于大多数缺少足够的证据和合理的解释,相关国家的政府和主流科技界并不认可,或束之高阁。但这些并没有浇灭关注飞碟现象及外星人传说者的热情,坊间各种奇葩传闻不断。与此同时,围绕飞碟、外星?#35828;?#35805;题,在?#35775;?#24418;成了一明一暗的两股热潮和两大市场:

  一是以飞碟、外星人为题材的文学作品和科幻影视片层出不穷,它们融科技知识、文学?#24080;?#21644;包括宗教在内的各种思想观念、神?#25353;?#35828;、生活情感体验于一体,将飞碟、各种外星人入侵地球演绎得活灵活现,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生活,形成了?#26408;?#29305;色的影视文化产业。诸如?#32654;?#22366;《第五元素》《?#31267;?#29481;球》《独立日》1-2部、《星际之门》《超级战舰》《第三类接触》《异形大?#25945;?#34880;战士2》《黑衣人》1-3部、《?#31456;?#31859;修斯》1-2部、《安德的游戏》《洛杉矶之?#20581;貳?#20445;罗 》《第九区》等外星人科幻大片乃至儿童科幻?#32429;?#20048;高大电影》,其剧情多数为外星人入侵地球,地球人经过离奇而激烈的战斗,最终“英雄?#26412;?#19990;而化险为夷。它们构思奇妙,表现手法丰富,令人叹为观止。因其纯属文学、?#24080;?#21019;作和科学幻想,虽然给看客们带来不小的视觉冲击和头脑风暴,但一般没有人会认幻为真。

  二是?#25215;?#20154;将飞碟、外星人与一些科学理论、超自然现象、宗教、神?#25353;?#35828;、灵异事件、心理学、瑜伽术等联系起来,装神弄鬼,大谈灵修、觉醒、扬升、救世等,自我神化,使大量听闻者为之神魂颠倒,认幻为真,进而创立“外星”系邪教或准邪教,甚?#21015;?#25104;了“外星”系催眠、疗愈、灵修产业。刘博洋博士在举报一文中?#28304;?#26377;比较详细的论述,他?#21360;癠FO传说的兴起”?#25353;?#37117;?#20889;?#35828;到伪科学,从伪科学到邪教”“‘斯塔’‘昴宿星人’的来龙去脉”“谁在中国宣扬‘觉醒’?”“‘觉醒’与‘扬升’的商?#30340;J健?#31561;几个方面作了脉络清晰的梳理,并?#25509;小?#39532;晓晓和‘觉醒’系邪教/伪科学自媒体列表?#20445;?#24863;兴趣者?#29615;辽?#32593;查阅。

 

  近代以来,随着对宏观和微观世界科学研究的深入,科学家们?#36763;?#35768;多惊?#35828;?#21457;现,揭示了世界及生命的许多秘密,诸如爱因斯坦的“相对论”、物质能量转化守恒定律、卡尔·海森堡?#23433;?#19981;准原理”、光的波粒二象性、薛定谔的猫、量子纠缠、全息影像、多维空间、虫洞理论、“场”理论、超弦理论、大爆炸理论、平行宇宙、大统一宇宙理论,以及大脑构造、潜意识研究、基因技术、人工智能等等。在“科学为王”的今天,各领域的人士对上述科学发现和理论都?#19981;?#20104;以利用。哲学家用以完善自己的哲学思想体系,文学家用以创作科幻小说,?#24080;?#23478;用以创作科幻影视等作品,宗教家用以诠释、论证宗教教义,启人信心,或扬弃传统宗教,创立新兴宗教。“外星”系邪教或准邪教更将上述科学发现和理论假说拿来穿凿附会地进?#37266;?#32462;,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。

  

  觉醒字幕组成立以来,从线?#31995;?#32447;下翻译引进?#23435;?#26041;的许多灵性书籍、文章、视频,多年来成为在国内传播“当代玄学”的主力媒体。

  “外星”系邪教的建立,离不开对飞碟、外星人和诸多神异现象的“科学?#22721;?#37322;和利用,西方社会也的确有一些科学家为其站台?#21576;椋?#22914;埃?#24405;?米切尔博士地外接触研究基金会(首字母缩写为FREE),据称搞了一个迄今史上最大规模、最全面、跨地区、多语种、最新的UFO-外星人接触者调查。这类诠释与其说是“科学?#20445;共?#22914;称之为“当代玄学”。所谓玄学,?#35789;?#30740;究幽深玄远问题的学说,相当于今天的形而上学。我国?#33322;?#26102;期注重?#29420;獻印貳?#24196;?#21360;?#21644;《周易》(称之为“三玄?#20445;?#22763;人们以研究三玄、超越名教羁绊、追求精神自由(逍遥)为风尚,其思想深邃,境界高渺,偏重于“虚?#20445;?#26080;)。因其严重扰乱了国家治理乃至公序良俗,后世多诟病其“清谈误国?#20445;?#32780;“当代玄学”将科学理论和“假说”与各种宗教、神?#25353;?#35828;、?#36164;?#31561;相结合,创造性地解释包括飞碟、外星人传说在内的各种超自然的灵异现象,其中?#29615;?#39640;深的哲理和冥想后的?#24418;潁?#21476;今中外的一?#23567;?#24618;力乱神”因此都鲜活起来,变得合理、科学甚?#36797;?#22307;而“真实”“可信?#20445;?#36855;惑性极大。“外星”系/觉醒系邪教深谙其道而予以通俗化,表现为哲学思维肤?#24120;?#25191;着深而境界低,偏重于“实?#20445;?#26377;),有宗教需求的易感人群和部分网民很难辨别真伪,极易?#31995;笔?#39575;,乃至走火入魔,社会危害很大。?#28304;耍?#21518;面笔者在分析马晓晓的奇谈怪论时将重点予以揭?#23613;?/p>

 

  近代的科学发现,对于我们认识世界、理解宗教的?#25215;?#25945;义和历史?#31995;?#35832;多灵异事件,的确有一定的帮助。但由于人类对世界的观察严重?#35272;?#23616;限性极?#24247;?#22823;脑、感官和物质性工具,一些科学发现有的可以证实,有的则?#33618;?#36816;用理论推导,属于哲学性“假说?#20445;?#23427;们对于生命的本质和宇宙的终极实相来说,犹如盲人摸象,是不可以执着的,更不可能取代宗教的教义、必不可少的修行和终极关?#22330;?#25925;《金刚经》说:“所言实相者,即非实相,是名实相。”“若世界实有,则是一合相。如来说一合相,即非一合相,是名一合相。须菩提!一合相者,?#35789;?#19981;可说,但凡夫之人,贪著其事。?#20445;?#24453;续)

 

  作者简介

 

陈星桥。

  陈星桥,法名常正,法号智渊。1957年10月30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,原籍湖南省祁阳县。?#32676;?#27605;业于武汉河运专科学校和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?#28023;?#20174;事佛教的教学、期刊编辑?#22836;?#23398;研究工作达30多年。他是我国第一批揭露邪教“法轮功”的人士,1996年撰写了系统揭露、批?#23567;?#27861;轮功”的长篇论文《法轮功——一种具有民间宗教特点的附佛外道——评李洪?#23613;?#36716;法轮》及其法轮功》,编著了多部批?#23567;?#27861;轮功”的书籍,如《佛教“气功”与法轮功》(中国宗教文化出版社1998年6月出版),《正与邪的较量——佛教界揭批法轮功文选》(河北省佛教慈善功德会2000年12月出版),《中国佛教宗派理论(律宗部分)》,?#31471;子?#20315;源》部分条目。

  陈星桥先生历任佛学?#33322;?#24072;、省市佛教协会副秘书长、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《佛教文化》副主编、中国佛教协会机关刊物《法音》?#21448;?#21103;主编、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、中国反邪教协会常务理事、中国健身气功协会委员、四川大学宗教研究所特约研究员、苏州戒幢佛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等职。

(责任编辑:辛木)

反邪教网群

合作媒体

关于我们编辑信箱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-1 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
刀塔自走棋攻略阵容
河北时时怎么玩 江西时时缩水 重庆时时300专业版 欢乐生肖时时彩计划 快乐十分6选5多少钱 赛车pk拾开奖历史 排列三走势图 元 老时时360历史 曾道点特玄机 江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时时票平台 本港台开奖直播是 云南11选五 安徽时时开奖视频 青海快3开奖号码今天 pk直播北京